是我不解装逼意

就是很丧

嗯,相当沉迷

ps:说句题外的
关于祁花
觉得他和达康书记正好是两个极端
一个在逆境里以残酷的方式维持着自己的理想
一个在逆境了被碾碎了骨头干着残忍的事
他有罪 ,他该死,却也可悲可叹
唉~

评论(9)

热度(3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