暑假就是很丧

就是很丧

男人可以gay  gay的
但不能娘娘的😂😂😂😂

我被lof盯上了?
连着五条不让我发博?

突然发现这一段就是
两个黄爸爸哄红雷这个傻孩子啊

其实就是为了截这个天下为公

无题

凌安同人,包含少量灏湛私货

元安想不到,父子,或者说叔侄见面会如此平静。
起初元凌在他宫门口教育老九的时候,元安忍不住的想,他的罪终于还是找上门来了。
要是当时死在封后大典上就好了。
这几年的梦魇可以结束,也不用现在和自己曾经最疼爱的儿子面对面。
元凌看着自己的叔叔穿着白色里衣,元安和先皇不一样,曾经也是极其善骑射,年纪稍长之后也是时时披甲操练。故而身材保持的良好,但比起真刀真枪的元凌,还是单薄了些。
新帝很温柔:“父……叔父怎么歇的如此早?”
即使是强行改口,元凌磁性的声音似乎显示了他心情不错。
元安道:“年纪大了,晚饭也吃不下,就早早歇了……”
“叔父可是壮年呢,不过经您这么一说,”元凌按按肚子:“朕倒是饿了。”
“如今整个大魏都是陛下的,陛下何苦来寻我这口饭吃?”
元凌带笑,眼底有光:“即使以后,朕得到了全天下,您这里的饭永远是最香的。”
果然,巧言乱德。
夜色袭来,他居然真的再度穿起外袍,陪着皇帝陛下吃饭。
元凌已经近两年没有和他同桌吃饭了,然而元凌的吃相还是没变。
元凌参军极其早,行军路上苦难不必提,他又一向与将士同吃同住,不然也不可能掌管玄甲君。元凌吃起来全然没有天家的样子,他第一次出军归来,刚刚封了王的少年也是这般急迫。
像刚刚从难民里捞出来的孩子。
当了皇帝,一声贵气,在他的叔父面前也还是老样子。
元安从来不在礼仪这方面局限他,甚至看到皇帝下手去撕烧鹅的时候,也有了些饿意。
元凌本来就不顾及,看他叔父吃的含蓄,直接撕了放到人碗里,还随口加了一句:“您快吃,您已经两年没有和我一起吃饭了。”
元安夹着鹅肉,却又放下。
元凌察言观色,立马也泄了气。
“叔父……”元凌有些显而易见的小心翼翼。
错的。元安想,醒醒元凌,我是你的杀父仇人,不该这么依赖。
“今天灏儿他们过来,说你不理政事?”
元凌眼神一暗,半天才闷出来一句话:“不想管。”
“元凌,”元安突然叫出来这个名字,从他们关系僵化之后,元安时常这么叫他:“巫族,文武大臣,乃至大魏所有的子民全系于你一人之身,你告诉我你不想管……”
还是那个元凌一直以来的观点,元安不是有德之人,但他不能不算一个合格的君王。
他火大,然而元凌当时就摔碗站了起来。
“您是不是想,不如当时就成全了老七?”
元安以为又是往日里要大眼瞪小眼,王八看绿豆的互怼模式开启了。
元凌嘴上还有油,他直接拿自己的袍子擦了一下自己的嘴和手掌,看来元安一眼,似乎咬牙切齿,又低下了头。
“天下都道是您篡位先皇,可我知道他是死在离境天。天下人都道您是暴君,我却知道您也励精图治,只是不图那份名声。明明我已经这么理解您了,可您……就因为我和您没有血缘就拒我千里之外。如果这个样子,我宁可您从未对我好过。”
元凌像个偏执的孩子,一挥袖子扫掉所有的饭菜。孙侍再也按捺不住,刚刚探进头来,问了一句“太上皇……”,就被元安吼了出去。
现在的元凌衣服上全是油渍,脚下狼狈不堪,尽管他没有哭。但元安还是想起来这个男孩,不现在是男人了,这个男人还是包子的时候,冒着大雨在莲妃的殿前哭的几乎背过气去的模样。
莲妃待在自己宫中,除了吃斋念佛,不见任何人。女人坚强起来,男人是无法撼动的。元安曾经一度以为,元凌要受这样的苦,起初颇有同病相怜的意思,后来在手把手的想处里,他打心眼里喜欢自己这个儿子,最偏心的那种。
元凌一口气把话说绝了,近乎摧枯拉朽一般的,好似灰烬里还有的那么几个火星子,他喃喃道:“您以为我费尽心思布局真的是为了天下苍生?我不过是觉得如果我给了他们安稳的生活,是不是就能堵住天下悠悠众口。现在……”
元凌从来觉得自己聪明,他早早就和暗巫势力,早早得到朝中重臣的支持,却隐忍到一切争斗之后。有朝一日,顺势而为,他就已经是最大的赢家。
当他最清楚的就是自己到底想要什么。
元湛居然真的说中了,他永远的不得到了。
元凌想着自己放在正殿里的归离剑,这是他的朋友。
他很聪明,聪明过分就不需要朋友,只能有合作和服从。他的朋友只有归离,他现在要回去找归离。
元凌刚刚背过身去,元安突然拉住了他的胳膊把人拽了回来。
元凌还没反应过来,脑袋就被元安抱住。
元安圆圆的眼睛闭起来,一滴眼泪流了下来。
“老四,凌儿,我大魏的将神……还是最像我的孩子。”
他重复着元凌的身份,而后有懊悔不已。
“是,是我一叶障目了……”
元灏府邸,元灏扒着元溟:“麻利的撒手,你还溟王呢?”
元溟惨叫:“哥哥哥,轻点轻点!”
元灏终于给人包扎了起来,拿了托盘出屋,十一十二老老实实在门口等他,元灏一愣:“还不回自己的府邸待我这干嘛?怕我对老九不利?”
十一立马道:“怎么会?就只有大哥最温柔,我们是刚刚听说皇兄去父皇哪里了,怕他们两人出什么问题。”
元灏领了两个弟弟进了另外一间屋,把托盘给下人,才对十二道:“小十二,赌一把?”
十二眼睛布林布林的:“玩玩玩!”
在十一的不解中,十二铺了一块布下来,一本正经的道:“两位哥哥可以下注了。”
元灏摘了自己的太子戒指丢到锦布的一端:“我就赌陛下可以睡服父王。”
十二闻言摇摇头,索性解了自己的佩刀搁了上去:“杀父之仇,此局难解。”
两个哥哥陪着玩,十二开开心心的把东西裹起来:“明日日出之时,胜负可定。”
灯火阑珊,熬到这个时候元安已经缺觉了,他半阖这眼,几乎要睡着,这是被子被撩开,把自己扒光的元凌摸了上来。
元安测了测身子,本来想接着睡,元凌的胳膊自然就搭到了他的腰上。
有点沉,元安蹭了蹭,猛然就蹭到了现在大侄子身上唯一的衣物上。
元安登时睁开眼睛:“……松开。”
元凌这小子就是蹬鼻子上脸,刚刚才把误会解释清楚,他就迫不及待的爬床来彰显自己的地位。
“叔父……”耳边的声音软软的,糯糯的,一点也不似那个冷峻的凌王,心机的天子。
元安转过身,微微抬起上半身,就见成年且正青春年华的肉体横陈,元凌解了冠,狼一样的看着他,既有邪气,又全是依赖。
“你在外行军就是这般姿态?”
元安俯身,颇是警告般的在元凌的耳边道:“也不怕夜间来了敌人,把你刺个对穿?”
元凌却道:“叔父不是敌人,凌儿只在叔父这里才这么放肆。”
美人姿态万千,又知道他的命门所在,元安顿时被一顿温水包裹住了了一般,他似乎不悦的道:“废话真多,睡觉,也许陛下明天真死在我床上呢?”
元安说完就觉得哪里怪怪的,那厢元凌亲自拉好帐子,扭脸却见自己的叔父又有脊背对着他了,十分扫兴。
但又觉得暗暗的松了口气,叔父这是还那他当孩子,不能操之过急。
而与此同时的元安却几乎是扶着自己的额头,感叹自己刚刚糟糕的语言。侄子太美,刚刚自己莫不是调戏了当今陛下?
他自己却不知,在另一个人眼里,他的叔父一直这么美人的过来的。
十一最后得到了他大哥押的那枚戒指。
凡设立太子,一切归置都要重新装备,这枚戒指就是当年元灏封太子的时候宫里做的。
更要命的是,十一找不到元灏的踪迹了。
是被什么人胁迫了?是四哥还是七哥或者到现在还一瘸一拐的九哥?
十一瞬间脑补了一出大戏,当下就进宫去寻他四哥。
宫闱之中,太上皇元安一习墨衣,长剑出鞘,数十年未曾舞刀弄枪自然比不上战场厮杀着过来的元凌,可他又岂是轻易放弃的人,迎着元凌的剑势就攻了上去。
元凌处之泰然,甚至带了点笑,轻松的挑开元安的攻击,元安越发落了下风。
十一在一旁看得着急:“四哥,四哥,四哥!”
只见元安寻了个刁钻的角度把剑刃甩了过去,元凌有机会阻止却在半途收回了剑,元安剑刃的目标就是他的侧颈。
十一不料局势变化的如此之快,登时改口喊道:“父皇,父皇,父皇!”
元凌冠发带帽,元安的剑停在他脖颈数寸之处,剑气却割开了系着帽子的带子。
元安一式结束,立刻将剑丢了出去,骂道:“逆子!”
父子两年只见间隙甚大,要是说平复还要些日子,元凌上完朝就来寻元安,不知怎么就聊起了当日逼宫情形。元安感叹自己的剑还没有出窍就被元凌制服,这小子如今与他比剑摆明了就是让元安报仇。
就那么几寸,真出什么意外立马就喜剧变悲剧。
元凌自己把脖子露给元安:“叔父放心,没事。”
这是十一就跑了过来,见两人都没有什么怒色,也不似针锋相对的样子,疑惑不解:“父皇,四哥,你们这是……”
元凌把破帽子踢到一边,无所谓道:“闲着没事和叔父耍一下。”
十一摸着自己刚刚还噗噗乱跳的心,哭笑不得:“这么说,你们和好了?”
元凌不答,只眼里带笑的看着元安,元安既无奈又好笑,但他的坏脾气算是都被元凌磨没了,颇是耐心的道:“你四哥会是个好皇帝。”
元凌本来跃跃欲试,闻言很是失望:“就这样?”
十一也还是不明白,按理说大哥把戒指输给了他,应该他赢了,那父皇和四哥的问题还没解决,可这个样子又不像……等等,他刚刚提到了谁?
年轻的帝王正无赖的求自己叔父的更多表扬,元澈大叫起来:“元灏!”
“对了,四哥,我今天进宫是想说大哥失踪了……”
元安闻言,看向元凌,元凌立马解释:“您别乱想,是大哥自己要走的。他说他白当了这个太子这么多年,却并没有为大魏做多少功业,如今他也可以去做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了。”
“老四,我说过,这太子之位只是替你保管,如今大魏有你,你又有太上皇陛下,我也就放心了。太子的戒指还给你,祝您终能得偿所愿,也祝我大魏既康永寿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边城风雪正大的时候,他终于赶到。
客店破烂但还算兼顾,他在前台要来烈酒,要煮的滚烫的。
在这不大的店里,还有一男一女,女子灵动活泼,喋喋不休。一旁的男子却清秀俊雅,却安静的多。
他把那男子看了好几遍,瘦了,但精神很好。他这才深吸一口气,端着热酒到了人家桌前。
女孩明显不认识他,警惕又不乏好奇。
“可否拼个桌?”他放下酒水,拉下斗篷的帽子,嘴角伴着痦子带着笑。
男人有些惊讶。
“大哥?”

突然被黄宗泽圈粉了😂

脑洞

醉醺醺的孔雀听了白光(唐晶和罗子君精心挑选的助攻)一席话跑去和怂萌怂萌的仓鼠生表白

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我真的撑不下去了
可我不甘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