究竟书里人心薄

一子错,盛衰变六合

控制欲【下】
原著:刺客列传
主cp:失去武力病弱.公孙钤x一代枭雄.仲堃仪,夹杂私货cp
公孙未死设定,人物黑化【?】,私设如山
拿了三国曹魏剧本的乾坤组

老福特老是删我的文,发图,在第二张

控制欲

原著:刺客列传
主cp:
失去武力病弱.公孙钤x一代枭雄.仲堃仪
夹杂私货cp
公孙未死设定,人物黑化【?】,私设如山
拿了三国曹魏剧本的乾坤组,果然还是放不下乾坤的两位
就是单纯想写,并不是因为志伟的新戏播出

1.
钧天大陆自共主啓昆帝死,四国陷入混战。
这其间,摇光灭亡又复国,天玑以四国最强之兵力亡于外族之手,天枢的氏族也在铁蹄之下苟延残喘,天璇那个大志的君主也和自己的心腹臣子共赴黄泉,一时间天权势大,而刚刚复国的摇光似乎也有争夺天下的意图。
就在天下人的赌注在两方犹豫不决之间,仲堃仪,这个寒门的士子,不知何时已经把故国天枢的余兵,化成了一股天权和摇光谁也无法忽略的力量。
这股力量,包含了许多能人异士,天枢最精锐的部队,以及一位坚韧的主人。能人异士们,虽然出身低微,但内政外交无一不精,关键是他们大多和仲堃仪有师生之谊,竟然让其他两个大国左右不得。精锐的部队,这还只是仲堃仪部队的核心,由他们训练的部士兵才是大部分,乱世生存,拳头硬才是王道。
最后是仲堃仪本人。世人都说他复杂,骂他乱臣贼子的人大多没有他的眼光和志向,承认他能力的人大多想他死。而不论怎么说,他确实是复杂的。天枢君主驾崩的秘辛,对摇光王子的恨意,这两个谜团更加让人看不懂他。
最近他又主张策划了拥立故国天璇的一位皇室宗族子弟,少年成了天子,他这个枭雄却只居上卿之位。
不过是个幌子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比起天权和摇光都有皇室血脉,仲堃仪若是也想要这个天下多少有些名不正言不顺。索性弄个假君主,他才好正式兴兵吞并天下。
这个观点一经提出,就被无数次宣扬,这其中有摇光那位“复仇王子”出的多少力就不得而知了。
仲堃仪从未公开否认过这个目的,他与幼主闹翻,似乎是一个人人都想看到结果,起码天权摇光是希望事情往这个方向发展。
剑刃在空中发出劈砍的声音,竹林一片,只见其间一个明黄色的人影正在劈砍。风吹落一片竹叶,他回手就将竹叶割成完美两半。
顺便把同一方向弟子的玉冠击落在地。
弟子不敢拔虎须,抱着竹简去而复返,同师傅最贴心的弟子,也是先生的二弟子珉珞反应:“师兄,师傅这样不太好吧?”
珉珞看着弟子拿进竹林去,本要给先生看的公文,军士排布,百姓今年的收成,还有一些人员的变动,都是必须要先生点头才能决定的事。
可现下,怕是没人敢去招惹老师。
珉珞大有以身饲狼的觉悟,起身整整衣裳就要亲自去。
那弟子连忙拉他:“师兄!”
众所周知,仲堃仪的大弟子艮墨池既善于治国,又有领兵之能,对比之下,这个二师兄其实没有什么大才能。但现在看起来,还是颇有担当。
看着把担忧写在脸上的师弟,珉珞十分镇定:“先生和王上只是闹了一点小别扭……”
远山传来剑气轰鸣的声音,远远的就可以看见竹子倒了一大片。
珉珞改口道:“小个屁……快去通知钤公子!”
那弟子就不料打脸打的居然如此之快,不过珉珞是不在乎自己在师兄弟心中的地位,他只知道,如今能平息仲堃仪怒火的,怕是只有那位。
钤公子居住高阁之上,珉珞来找他的时候,果然看到艮墨池被拒之门外。
艮墨池一料赤衣:“师弟。”
珉珞看也不看他,只挥挥手:“艮兄你果然在啊,有啥事,不如我替你带给钤公子?”
艮墨池一笑,端的是风流无双:“只是照常来拜谒而已。”
珉珞似乎巴不得摆脱他的模样:“那我就先进去了,回见艮兄。”
前后不过几瞬,艮墨池被钤公子摆了一通脸色,却还是气宇轩昂的离开了。
珉珞知道,这下怕是又要穿一阵“仲堃仪最得意的弟子,和他对喜欢的我弟子,果然是针锋对麦芒”的流年。
他那份出尘绝世的气度,似乎不为任何东西折损。
艮墨池一走,珉珞反而把眼睛糊到了他身上,不怪弟子们都说,珉珞时常“仇恨”的望着艮墨池,还只敢偷偷的。
直到二楼窗子里露出一抹深蓝的衣袖,唤他上楼,他才如梦方醒。
真是失礼了,不过他绝对不会叫艮兄知道就是了。
2.
钤公子的身世,仲堃仪治下也多不知,于是猜测就极其多。
有人说这是仲堃仪最得力的谋士,因为太过聪明,仲堃仪投鼠忌器,才将他软禁于这凌云高楼之上。
也有人说,他不过是仲堃仪金屋藏的娇,男宠一个罢了。
众人都不知道,他自己本人也不解释,平日也大多在这高楼之上,日日行的想来也不会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。
也有人问珉珞关于这位公子,珉珞也称自己不知道。但他笃信这位能说动仲君的模样,又让人知道他一定知道什么。何况除去仲君,钤公子见的最勤的也是他。
甚至有玩笑,他是和钤公子有一腿的,中间那条腿。
珉珞闻言大骂,反而又被传成瓜田李下,此地无银三百两之类,索性他也不管了。
钤公子的卧室极其华丽,甚至超过了仲堃仪本人的起居水平。
钤公子就坐在书桌旁,以身深蓝衣着,同样华丽。但他的华丽不是因为衣物,或者饰物,而是来自他本人气质的华丽,特别是被他的眼睛,如同被细细打磨的明珠,让人感觉怎么都不会蒙尘。
所以尽管手脚上都带着镣铐,铁链粗的让人无法忽视,他还是端坐一方,如同一头被困在浅浅滩的飞龙。
怎么会有人认为他是男宠这个身份,珉珞每次见他都要感叹一次,这气度,别人给他上赶着当男宠还差不多。
珉珞小心翼翼,以免踩到锁链:“之前您不是……已经把这些东西去了么?”
钤公子淡然道:“我向仲兄提议立天璇宗族旧族为王之后,就又这个样子了。”
珉珞头疼:“哎呀,本来还想您去劝劝先生,先生和王上不知吵了什么,现在正在竹林里舞剑呢……”
钤公子无奈:“仲兄这脾气还是——”
他一顿,似乎陷入了无限的回忆,珉珞想起仲堃仪那个样子,颇是心有余悸:“先生要杀人一般,不知王上是与他争论了什么……”
钤公子似乎追忆了一番,接道:“王上的性格我知道,仲兄生气恐怕也不是因为王上本身。”
珉珞只觉得春风拂面,久旱逢甘霖,因为钤公子笑了。
“你不用担心,我明天一定给你一个,和和气气的仲君。”
珉珞不禁怀疑,这个人身上是否真的经历过那种事,他的模样分明还是那个未曾被算计过的谦谦君子,还是那个赤诚之心的翩翩少年。
可是,毒没有要了他的命却废了他的武。人虽然活了下来,国却亡了。除去这个充满了禁锢的高楼,他在别处已经是孤魂野鬼。
珉珞心中发酸,但他很快就逼自己忘却了这个感觉,他扯开嘴,露出牙,嘿嘿直笑:“又又又麻烦您了,真的是不好意思……”
钤公子看他:“不用,这本就是我的事,反而连累你们跟着受惊了。”
珉珞摇头:“那有受惊,先生的意思,就差让我们一个个的受死了。”
钤公子闻言大笑,珉珞看他笑也跟着笑。
没有艮墨池的大才,起码这些逗闷子的言语,他还是毫不吝惜的。
3.
仲堃仪没有发泄完自己的情绪,因为钤公子吐血了。
“怎么回事?”
那人扒在地上支支吾吾什么也说不出,被仲堃仪一脚踹到了眼角上。
连忙往阁楼赶,仲堃仪有些后悔又把他锁起来这件事了。
最初自己还能欺骗自己,锁着他,是怕他再回到已经注定要灭亡的天璇白白搭上自己的姓名。但现在天璇已经没了,陵光也和顾十安埋在了一处,自己却还禁锢着他,任由他的大才埋没在那座高楼里。
就是单纯的想占有他。
仲堃仪心里其实早就明白了,甚至他还会想,自己救了他的命,给了他衣食住行,自己理所应当能拥有他。
但偏偏心狠了一辈子的仲君,在他的事情上,并不能做到心狠手辣。
被锁住的是他,可自己心里却比他要难受一千倍。
你必需要狠心,仲堃仪无数次的提醒自己。
极速来到顶楼,却在进屋之前,犹疑了起来。
仲堃仪还记得自己又把他锁起来时,他那种不解的眼神。
仲堃仪心里知道自己理亏,明明他刚刚才献计——胁天子以令诸侯——自己非但没有奖赏,发而要罚他。
“我喜欢怎么就怎样,公孙钤,我希望你搞清楚,你现在什么都不是,就必须听我的!”
没了武功,又因为毒的原因调理了许久的身体再度被拷上镣铐,苍白的肤色映衬的铁链越发的漆黑。
仲堃仪自己落荒而逃,似乎是有人要拷他,然后他就几乎再也没有来见过他钤公子,或者说,公孙钤。
今日里,那个公孙钤一直以来都十分照顾的小皇帝问他,能不能见公孙先生,又说公孙先生带他一直很温柔,仲堃仪不知怎么的了,就压不住自己的火气,这才有了君臣的冲突。
公孙……仲堃仪心中叹息。
他很少叫他的全名的,叫他的姓氏最初也只是礼节,后来他的国家灭亡,公孙钤很少再提及自己的姓,只说自己的名字,一来二去居然只有仲堃仪还记得他的全名。
仲堃仪是不甘心的。
如今如果还有人记得曾经的天璇副相,大概只记得他是如何爱国爱民,如何周旋四国,与那个天璇王又是如何君圣臣贤。再往深了,可能还有一点风流韵事,和那时的慕容乐师,现在的摇光王。
独独不会有仲堃仪,因为两个人原本就是一个月白风清,一个阴险狡诈,怎么都不似有交情的样子。
故人死的都差不多了,没人会想到,原本该死去的公孙钤被他藏在了这高楼之上。
就像藏起了一轮月亮。

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我就是单纯的想开车,结果太晚了,没时间了

大概拿了女配剧本的你赵

鸿渐的婚后生活,太现实了,搁在现在也是,总有一种切身的体会


这糟糕的比喻

楣渐     is       rio

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

原来是三人行……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关于大才沮授为啥这么钟情袁绍,作者分析了半天,说,emm,沮授喜欢袁绍……

真是猝不及防😂😂

站在你面前的是:
大书法大家,围棋圣手,建筑大师,服装设计师,武林高手,三好学生,风雅之士,当世大诗人,论文专业户,将才,阴谋家,政治家,东汉丞相,魏武帝魏太祖曹操

就问你怕不怕【超凶】!